女人,一個" />
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資訊 »正文

男人體液進入女人體內的全過程,太震撼了…

資訊 adminjin 2018-06-17 09:56:16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該死的余向楓,居然這樣對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邊數著房間門,邊罵。

好難過,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風情,交往三年只牽到了她的手,而蘇顏,則已經和余向楓上了床,呵呵……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感情嗎?

嫌棄她不解風情?要跟她分手?

哼!賤男!

206,嗯?這房間號是206還是209啊?喝了一大堆酒的林雨晴只覺眼前有點模糊了,揉揉眼睛再看,嗯,是206。

林雨晴搖搖晃晃地推開門,走了進去,并沒有開燈,洗完澡,林雨晴就直接撲倒在床上,等了半天卻還沒有人來。

頓時想打電話投訴,怎么叫個鴨子都那么慢啊!剛想掏出手機打投訴電話,卻聽到門咔嚓一聲打開了。

蕭銘楊推開門的時候才發現門沒有上鎖,眉頭不禁一皺,關上門便走了進去,隨手將襯衣脫了丟在沙發上,就朝床邊走過去。

突然,他腳步一頓,空氣里彌漫著一股幽幽的淡香,那是女人的氣味,透著窗戶照進來的朦朧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一個嬌小玲瓏的人影坐在床邊。

八成是自己秘書弄來的女人吧?想到這里,蕭銘楊朝那個人影走過去。

林雨晴坐在床邊,看著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來,心開始不規律地跳動起來,她趕緊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該死的,跳什么跳?既然她敢叫鴨,就不許怕!今天晚上非把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珍貴東西送出去不可!哼!

待他走近,林雨晴站起身,雙手一勾就勾住了對方的脖子,沐浴過后的她身上帶著幽幽的淡香,直襲蕭銘楊的呼吸,頓覺下腹一緊,蕭銘楊伸出手摟住了她的腰。

林雨晴壓下自己心頭的亂跳,湊上去將嘴唇印在他的俊臉上,輕聲呵氣道:"喂,你技術怎么樣?如果我不滿意的話我是不會付錢的哦。"

聽言,蕭銘楊一愣,瞇起眼睛盯著黑暗中的女孩,咬牙:"滿意?"

"你們做這行的一般一晚上多少錢啊?"林雨晴并沒有注意到他的語氣不一樣,此時的她已經被酒精迷醉了頭腦,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為。

黑暗中的蕭銘楊臉色陰沉,大手一把掐住女人的腰,逼近她,將屬于男性的氣息噴吐在她的臉上,"你把我當成什么?"該死的徐知凡,到底是怎么辦事的?居然找來這樣一個女人。

"呵呵……"黑暗中的林雨晴輕笑出聲,暖暖的氣息盡數噴在蕭銘楊的臉上,她傾身將唇移至他的唇上,覆住了他的薄唇,談了三年戀愛,她卻連一個吻都沒有接過,所以接吻起來毫無章法,只是對著蕭銘楊的薄唇一陣亂啄。

這種青澀的吻卻讓蕭銘楊身子一緊,摟著她的腰一個旋身,便將她壓至柔軟的大床上,化被動為主動,吻住了她那張溫潤誘人的小嘴,她的味道很清新,很甜。

蕭銘楊的大手靈活地鉆進衣服的下擺。

"哦……你……"

正說著,感覺身上一陣涼意,林雨晴回過神來,他正褪著自己的牛仔褲,而且動作很浮躁,緊接著他咒罵出聲,"該死的!誰讓你穿這么緊的褲子!"

"我一直都這樣穿啊,你……啊!"話還沒有說完,他便將自己的褲子使勁一扯,那鏈頭直接被扯掉,她扳起臉,"喂,你這人怎么這樣啊?那可是我新買的褲子!"

"難道沒人告訴你做這種事情之前要穿裙子嗎?"對方咬牙切齒,大手靈活地將她的貼身衣物也全數褪去。

"我又沒做過我怎么知道……"而且她從小到大都這樣穿,T恤衫和牛仔褲,難道穿褲子就不可以做那種事情么?

"沒做過?"他的聲音低沉暗啞,大手沿著曲線下滑,她條件反射將腿并攏,緊張地說:"你,你要干什么?"

蕭銘楊才不理會她,霸道地將她分開,淺嘗初試。

"啊你!"黑暗中,林雨晴的臉可疑地紅了……

感覺到他的變化,林雨晴突然就害怕起來,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就算分手,也不定要叫鴨子這樣來羞辱自己啊,自己這不是自其辱嗎?

"放……放開我,我不要了,放開我!"林雨晴的聲音開始顫抖起來,伸手想推開這個蓄勢待發的男人。

蕭銘楊吻住她的紅唇,與她的唇舌糾纏在一塊。

"唔,放開我……我不要了,你趕緊出去,錢我會付的。"

聽言,蕭銘楊閉著的眼睛突然睜開,危險地盯著她,"你說什么?"

"我說……我不要了,但是今天晚上的錢我會照付,不管多少我都給,但是現在我不需要你的服務了,你趕緊離開。"

"呵……服務?你把我當成什么?鴨子?"

"可不就是么……總之不管怎么說,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你放開我,唔!"

話音未落便被他封了口,一陣深吻過后,他離開她的唇,額頭抵著她的,"一百萬,我買你一夜。"

什……什么?林雨晴瞠目結舌,一百萬?買她一夜?她沒有聽錯吧?

回過神來,她開始推他,"不要不要,放開我!"

"已經晚了。"

說著,他身子已然一動,她瞬間沒有了退路,從進門她就勾起了自己的欲望,現在想臨陣脫逃,沒那么容易!

"啊!!!痛痛痛!!"林雨晴頓時痛得眼淚橫飛,手掐住他的胳膊,細長的指甲將他的胳膊劃出了幾道血痕。

蕭銘楊一愣,那種阻礙感……低頭看著身下的女人,眼淚在她的臉上肆意地流著,他頓時心生憐惜,俯下身將她的淚珠一顆顆吻去,柔聲哄道:"乖,一會兒就好。"

林雨晴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你出去,出去!"

他覆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身子開始緩緩的進行,痛得她頓時嗚咽直叫,卻被他全數吞進肚子里。

他初嘗淺試,連吻的動作也變得憐惜起來,直到她逐漸適應,不再嗚咽,他的吻才逐漸向下……

"啊……嗯……"林雨晴被他撞得劇烈起伏,只好伸出手抱住他的頭,閉起眼睛意亂情迷,酒精的作用被發揮到了極致,她開始慢慢地回應起來。

一室旖旎,蕭銘楊要了一次又次,直到凌晨才沉沉地睡過去。

清晨。

好痛啊,好酸啊,好難受啊!

這是林雨晴醒來的第一感覺,眼睛半瞇著,拉了拉被子準備再睡一會兒,可是被子拉也拉不動,林雨晴不禁回過頭去。

"啊!"林雨晴捂住嘴巴,制止自己叫出聲,這個男人什么時候到她的床上來的?腦中的影象快速倒退,昨天……晚上她被交往三年的余向楓拋棄,然后失戀之后來酒吧一個人買醉,因為余向楓嫌棄她不解風情,她一時賭氣叫服務員給她找鴨子來,然后……

林雨晴咬住下唇,天啊,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低下頭,自己的身上滿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天啊,昨天晚上她到底有多瘋狂?

想到這里,林雨晴趕緊掀開被子跳下床,拿起自己被丟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抓著包包就要往外跑,走到一半卻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在她身邊對她說。

"一百萬,我買你一夜!"

想到這里,林雨晴眨眨眼睛,從包里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筆來,轉過身湊近床上的男人。

等一切做好之后,林雨晴掩嘴一笑,然后轉身朝外面走了出去,卻沒有注意到,在轉身的那一瞬間,左耳的耳環撲通一聲落在地上。

"鈴鈴鈴!"

一陣陣鬧人的鈴聲響直,躺在大床上的男人一動不動,半晌,他伸出手,準確無誤地拿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

"喂?"

"蕭總,這都快大中午你怎么還不見人影,公司10點還有一個重要會議等你開呢。"徐知凡的聲音從手機的那頭傳過來,帶著無限的陽光。

聽言,蕭銘楊看了一眼時間,9.40分,便說:"我知道了。"而后便掛了電話。

將手機放在一邊,蕭銘楊坐起身,這個時候該睡著女人的位子卻空空如也,蕭銘楊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頭,這個女人就這樣走了?他的一百萬還沒開票呢。

想著,蕭銘楊掀開被子下床,卻被放在桌子上面那張白紙吸引住了。

大手一伸,將白紙拿了過來攤開,頓時臉上表情烏云密布。

下一秒,白紙被他揉成一團,他咬牙切齒地詛咒道:"該死的女人!"

鴨子先生:

這是給你小費,由于你的能力不怎么樣,所以只能給你這么多咯,拜拜。

桌上放著兩張紅色的紙此時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該死的!

蕭銘楊拿出手機,朝徐知凡的電話撥了過去。

"該死的,徐知凡你昨天晚上找來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我昨天晚上臨時有個重要COSS,就忘記給你找了……"

"什么?"該死的,她居然不是徐知凡找來的女人,那她是誰?居然敢這樣戲弄他?

"蕭總,這一大早火氣這么大,究竟是怎么了?"

"查,給我立刻去查,昨天晚上到過這間酒吧206房的女人是誰!"

說完,蕭銘楊便將手機用力地擲在地上,臉色陰沉。

眼睛突然瞥到那張紙的背面好像還有一排小字,蕭銘楊拿了起來。

鴨子先生送了你一份小小的禮物,你只要進浴室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要對我太感謝哦。

看到這里,蕭銘楊便朝浴室走去,可是卻什么也沒有什么看見,正當他想退出去的時候,猛地看到鏡子里的那張臉!

砰!

蕭銘楊一拳砸向鏡子,鏡子頓時被他砸得稀巴爛,他的眼睛開始噴火,那個該死的女人,居然在他的臉上畫王八!

很好!非常好!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像她這樣,一夜纏綿之后丟下一張紙條和兩百塊錢,還在他臉上畫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后就這樣揚長而去。

清理完畢之后,蕭銘楊拿出自己的襯衫往身上套去,卻看到地上一顆一閃一閃的東西,他蹲下身,將東西撿了起來。

耳釘?這難道是那個女人留下的?想著,蕭銘楊將耳釘放進口袋。

"叩叩!"

"進來。"

一個穿著西裝筆挺的男人推開門,看到蕭銘楊,畢恭畢敬地朝他彎了彎腰,說:"蕭總,徐經理讓我過來接您。"

"嗯。"蕭銘楊點了點頭,朝他走過去,男人接過公文包,替他打開門,連聲道:"蕭總,請……"

惹了他蕭銘楊就想這樣逃之夭夭?沒那么容易,有了這顆耳釘,我看你還怎么跑。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必須找到你!

……

五年后。機場。

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奶娃站在機場出口,小男孩一身黑色小禮服,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舉手投足間盡顯高貴優雅,而小女孩是一身泡泡公主裙,臉蛋紅撲撲的,眨眼的時候睫毛呼扇呼扇的。

"哇!好可愛的一對雙胞胎呀!"

"這是誰家的孩子呀,真漂亮!"

一個穿著奢華的貴婦人在小男孩面前蹲下,柔聲問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聽言,小林炫朝她看去,揚唇露出一個高雅的笑容,"阿姨您好,我叫林炫。"

"炫兒,真真……"

"媽咪,我們在這兒!"小林炫伸出手臂朝前揮揮,婦人扭頭。

穿著黑色背心加黑色皮外套的林雨晴手里拿著兩瓶水朝這邊走來,她臉上帶著笑容,大大的墨鏡遮去了她半張臉,一頭粟色卷發嫵媚地披在肩上。

看到婦人,她一愣,"這位是?"

貴婦人柔柔一笑,"你是孩子的媽媽吧?你的孩子太可愛了,我一看就覺得特別喜歡。"

"這樣啊!"林雨晴笑笑,然后將水放進包里牽住真真和炫兒的手,蹲下身柔聲道:"又有阿姨夸你們長得可愛了哦,要怎么表示?"

"謝謝阿姨!"小林炫上前,給了貴婦人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貴婦人頓時受寵若驚。

"好啦!于薇阿姨估計快到了,我們要到路口先去等于薇阿姨哦!"

林炫點頭,"阿姨,我們要走了,再見!"

"再見!"

看著她們母子三人走遠,貴婦人站在原地輕嘆,要是他兒子也能早點結婚給她生這么幾個乖巧的孫子就好了!

三個人在路口站著,烈日當空,曬得幾人頭暈轉向。

一輛火紅色的轎車停在旁邊,緊接著車窗搖了下來,一個穿著白領氣質,戴著太陽眼鏡的于薇朝林雨晴叫道:"雨晴!"

林真真一把撲過去,"于薇阿姨!"

"乖!"于薇打開車門,將小小的林真真撈了過去,抱在懷里一副寵溺的樣子。

小林炫大模大樣的拖著行李走過去,然后將行李放進后車座,緊接著在副駕駛座坐了下去。

于薇家里。

林雨晴一進門就把那雙10公分的高跟鞋丟得遠遠的,然后身子一軟,整個人就攤在了沙發上。

于薇拿眼橫她,"只不過是雙高跟鞋就把你累成這樣?"

"真是人間煉獄!"林雨晴閉起眼睛無奈地說道。

"工作都給你安排好了,休息一晚上,明天上班吧?"

"你安排啦。"

蕭氏企業。

林雨晴站在蕭氏企業的大門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和臉,確定發鬢完好,眼鏡戴在臉上,她才走進去。

"您好,我是……"

"你是來應征秘書的吧?我告訴你,回去把衣服換一身,打扮打扮之后再來!"前臺小姐只是瞟了她一眼,眼底浮現不屑之意,聲音也盡是嘲諷之意。

林雨晴一愣,眨了眨眼睛,她是直接入職的呀,怎么會變成是應征秘書了?

"這位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我是來入職的,不是來應征什么秘書的。"

"入職?"前臺小姐瞇起眼睛:"我們公司什么職位適合你?"

林雨晴笑笑:"你若不信,打個電話問問你們人事部經理于薇好了,我叫林雨晴。"

聽言,前臺小姐雖然不樂意,但是聽到她一副認識人事部經理于薇的樣子,生怕自己惹到了人,這才拿起電話打過去。

三十秒后……

"對不起對不起!林小姐,我不知道您是于經理介紹來的秘書,她說馬上下來接你了。"

"沒關系!"林雨晴揚唇冷笑,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一說到關系鏈又變得那么狗腿。

叮——電梯門開了,一身職業套裝的于薇出現在眾人眼中,林雨晴趕緊朝她走了過去。

看到她,于薇臉色大變,驚呼出聲,一會兒才扯著她的衣袖進電梯。

電梯門關上,于薇才壓低聲道:"雨晴你怎么回事?怎么穿成這樣?"

林雨晴站直身子,抬了抬臉上的眼鏡,"我穿成這樣怎么了啊!這樣才顯得我比較有職業素養!"

于顏汗顏:"跟大媽似的!"

"你管我!"林雨晴白她一眼,"像這種高層公司要的是能力又不是花瓶。我以前在國外的時候,都是這樣穿的,LT的老總都沒有說過我。"

"聽你這樣說,那我倒要懷疑你們總裁的審美是不是有問題了?你敢說你一直都是穿著這樣的衣服上班?"

"是啊。"

"你們總裁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的確。"

"那你們總裁的審美觀,真的是有問題!"

"不是他審美觀有問題,而是我們總裁杜絕花癡,謝絕花瓶!"

兩人正說著,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裙的女人,長長的波浪卷發披在雙肩,身上濃烈的香水味直逼面門。

她的身后跟著兩個保安,不敢碰她卻又不敢放行,只能擋在前面,滿頭大汗。"小姐,總裁在開會,您真的不能上去。"

"讓開,我是蕭總的女人,你們居然敢攔著我?"

"再攔著我我讓蕭總閹了你們兩個,再炒你們們魷魚信不信?"女人囂張至極,完全不將兩個保安放在眼里。

于薇站定腳步,伸出手環在胸前嘖嘖出聲,"真是瘋狂的女人,看到了吧?雨晴,這就是你以后天天都要面對的。"

聽言,林雨晴有些頭疼地撫上額頭,又要過這種日子了,雖然說她打發女人有一手,但是總覺得過意不去。

"這不是你的擅長么?去吧,把那個女人打發了,就當是入職前的考驗!"

"好好好!"林雨晴認命地朝那個女人走過去。

"這位小姐,您好!"林雨晴不卑不吭地朝那女人說道,女人停下吵鬧,皺起眉頭看著她,不悅地說:"干嘛?你是誰?"

"您好,我是蕭總的秘書,蕭總現在在開會,您有什么事的話找我,我可以替您轉告。"她扭起招牌式的笑容,露出一排光潔的牙齒。

"秘書?"女人瞇起眼睛打量著她,諷刺道:"蕭總的眼光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差勁了,竟然會找了你這個丑女人做秘書。"

林雨晴臉上笑容不變,因為她本身就是故意打扮成這樣的,讓別人認為她丑,越丑越好。

"也算,他找誰做秘書我不管,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你讓開。"

"小姐,如果您不怕今天過后蕭總就不理你的話,那你現在就上去找蕭總吧。"說著,林雨晴自動地讓到一側,眼里閃過一絲鋒芒。

"什么意思?"這句話果然一語中地,女人一下子囂張的氣焰在聽完這話之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疑惑地問道。

"開會的時候不許有任何人打擾,就算今天是蕭總的爸媽來了也是一樣,您既然是蕭總的女朋友,那就要按照蕭總的規矩來,如果您此時上去找他的話,蕭總要是生氣了,指不定以后也不會再理你了。"說完,林雨晴故作神秘地踮起腳尖,湊到女人的耳邊,輕聲道:"相信你我都知道,蕭總是有名的大人物,多少女人排隊等著他呢,小姐可以好好珍惜這個機會,惹怒了他,吃苦的可不是我。"

魚幼薇一怔,隨即低頭沉思起來。

她說得對,蕭銘楊是A城所有女性心目中的完美情人,以他的權勢和地位,每天上蕭氏來找他的人不計其數,他已經答應了晚上會去找她,如果她今天惹怒他的話,估計過后他就會去找別的女人了。

想到這里,魚幼薇咬住下唇,說:"那好吧,那我不去找他,我在辦公室等他。"

聽言,林雨晴眨了眨眼睛,看來她還是不死心哪!

"小姐,這會議一開,沒有一個小時也不會完事,你還是先回去吧,這樣,你把手機號給我,總裁開會完,有空的時候我就悄悄地給你打電話,怎么樣?"

"真的?"

"當然,這事包在我身上。"

"那好,我的電話是1365689……你記好了沒有?"

"記住了。"

"那我先去逛街了,蕭總有空你要馬上給我打電話哦。"剛才還對她惡言相向,現在魚幼薇對她的態度簡直可以說是360度的大轉變,臉上笑容滿面地提著包包離開了。

待她一走,于薇邁著腳步走過來,伸手捅捅她的胳膊,笑道:"行啊你,還真有一手呢,這么三言兩語就把人家給打發走了。"

"大姐,要是這點能耐都沒有的話,我怎么可能在金融企業那個變態的總裁身邊呆三年啊?"

"說得也是!"于薇狠狠點頭,而后又問:"那你呆會會給她打電話?"

聽言,林雨晴的臉上閃過一抹狡黠的笑容,搖頭。

"不打?你就不怕她找上門?那女人看著,可不好欺負哦。"

"哼,我自有辦法。"

兩人正說著話,忽然感覺周圍的空氣驟然下降,讓人不寒而顫,于薇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緩緩地轉過身。

"蕭總。"

連身為女強人擁有強大氣場的于薇都會怕的人,肯定是不好惹的人物,林雨晴暗暗心驚地轉過身,然后抬起頭。

正好對上一雙深邃幽深的眼眸,林雨晴一驚,這眼神,太犀利了,似乎可以洞悉人心似的。

蕭銘楊上身一件白色襯衫和灰色的領帶,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西裝褲和一雙擦得發亮的黑色皮鞋,幾縷發絲飄逸地灑在額頭,觸到了那對高挑的眉毛。林雨晴繼續悄悄打量,鼻子?嗯,很高。

嘴唇?很薄,活像刀削的。

側臉?很帥!

整體?是一個長得很帥很有型的男人,冷酷和面癱的結合體。

但……但這張臉怎么看著那么熟悉呢?林雨晴越看越覺得熟悉。

腦袋一個靈光閃了過來,林雨晴震驚地看著他,這個男人……這個男人不就是五年前和她在那張床上翻云覆雨的男人么?

林雨晴被自己腦中荒唐的想法嚇了一大跳,正想說些什么,于薇捅了她一下,然后輕聲介紹:"蕭總,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剛上任的秘書,叫林雨晴。"

蕭銘楊沒有說話,一雙如獵豹的眼睛緊緊地盯住她,在他的眼神下林雨晴覺得自己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但她還是職業地朝蕭銘楊伸出手,笑道:"蕭總您好,我是林雨晴。"

聲音清脆香甜,和她身上那套沉色的套裝完全不同。

蕭銘楊眼神下移,打量她那雙白皙修長的雙手,抿唇不語。

林雨晴的手在半空中晾了許久,見他遲遲只是盯著自己,而不與自己握手,她在心里低咒一聲,然后訕訕地將手收了回來。

于薇尷尬地笑笑,而后道:"蕭總,林雨晴是我多年好友,在國外金融企業里任職秘書多年了,所以……"

蕭銘楊輕啟薄唇,終于問道:"剛才那個女人,是你打發走的?"

聽言,林雨晴點了點頭。"是。"

她靜靜地站在那兒,臉上表情不卑不吭,一身沉色的職業套裝讓她看起來一點女人味都沒有,而且從一開始她的眼神就極少在他臉上打轉,和以往那些女人不同。

他蕭銘楊從來不缺女人,工作上他需要的是一個極其強力的秘書,雖然面前這個老是老了點,但如果對他沒興趣,那就……

"既然如此,就留下吧。"

說完,蕭銘楊轉身揚長而去。

直到他離開在轉角之處,周圍那寒冷之氣才漸漸褪去,于薇緊張地拍了拍胸脯,"嚇死我了,蕭總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

聽言,林雨晴挑眉看了她一眼,"你很害怕?"

"你不怕?"于薇回看她一眼,反問道。

林雨晴扁了扁嘴,道:"氣場確實強大,很變態。"

看著他消失的方向,心里卻是一陣忐忑。

五年前她的一夜任性,和一個男人一夜風流,之后就懷了孕,生下了炫兒和真真。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原來是蕭氏集團的總裁。

像他這種花花公子,日日流連于花叢之中,怕是早就把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忘得干干凈凈了吧?就算記得,他也未必會接受像她這種三沒有的女人。

所以,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他也認不出自己來,只要自己能過好日子,把炫兒和真真養大成人,她就心滿意足了。

工作一天下班回到家,林雨晴累得直不起腰來,一進門就整個人橫在沙發上。

廚房里飄來香噴噴的菜香,聞得她更加饑腸轆轆,林雨晴嘟著嘴巴,看著坐在沙發上磕瓜子的林真,"是不是快要有吃的了?"

于薇在跟后提著包包走進來,看到攤在沙發上的林雨晴時,無奈地搖了搖頭,而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林炫端著一碟已經燜好的魚走出來,小林真跟在身后,也端著一個小盤子,笑嘻嘻說:"媽咪,歡迎回來!"

將盤子放在桌子上以后好就奔了過來,殷勤地替她捏捏肩膀,"舒不舒服呀?媽咪……"

"舒服!"林雨晴心滿意足地點頭,就算再累,也值得了。

"你瞧瞧炫兒那孩子多乖,會洗衣會做飯,什么都會啊,不過才五歲大的孩子!真是天才兒童!"于薇看著那燜好的魚,嘖嘖地嘆道。

聽到這里,林雨晴不禁也抿著唇偷笑:"你就羨慕吧!"

上班第一天。

林雨晴端著杯子在茶水間給蕭銘楊泡著咖啡。

"林秘書,給總裁泡咖啡哪?"

聽言,林雨晴扭頭,一個戴著眼鏡,長得斯斯文文的女生手里端著杯子,朝她走來。

"嗯。"

女生張望了半晌,而后驚訝地說:"你這咖啡都不放糖的嗎?"

"為什么要放糖?"

"總裁的咖啡都要放糖的呀,難道你不知道?"

林雨晴一愣,她是第一天上班,并不知道,想著,她朝女生笑笑:"謝謝,我并不知道。"

一杯加了許多糖的咖啡就這樣產生了,林雨晴將咖啡放在辦公桌上,然后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整理資料。

打開文檔,林雨晴快速地整理起來,聚精會神到有人進公辦室也沒有發現。

蕭銘楊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一抹暗色的人影坐在那里,她入神地盯著電腦,纖纖十指快速地在鍵盤上飛走著,就連他走進來,也沒有發現。

空氣中盈繞著一股淡淡的幽香之氣,不是香水的味道,聞著很舒服。

蕭銘楊脫下西裝外套,隨意地丟在沙發上,便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打開筆記本。

一杯冒著熱煙的咖啡放在桌上,他抬眼看了看坐在對面的女人,依然沒有發現他的存在,他不禁皺起眉頭,輕咳一聲。

聽到聲響,林雨晴才稍稍回過神來,抬頭就看到對面坐了一個不知道何時走進來的男人。

她一驚,隨即站起身,向他微微點頭:"總裁,早上好,您來啦?"

該死的,他是什么時候進來的?她怎么不知道?

而蕭銘楊,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樣,薄唇微勾:"我進來已經好一會兒了,你工作很認真。"

林雨晴尷尬地扯著唇:"只是資料比較多,所以有點入神,并不知道……"

"繼續吧。"他淡淡地說道,眼睛已經移開,落到筆記本上。

一手操作著鼠標,一手端著她泡的咖啡往唇邊送去。

"噗——!"

林雨晴的屁股剛著椅子,就被對面傳來的聲響嚇了一大跳,忙又站起身。

咖啡只是剛入口,蕭銘楊那平淡的臉色隨即大變,一口就吐在了地上,杯子也被他重重地擱在桌子上。

"這是什么鬼東西?"

林雨晴站著沒動,從他那鐵青的臉色她就知道她被人陷害了。

她就想,蕭銘楊這個男人怎么可能會喝加了糖的咖啡呢?只是現在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一道凌利得如刀子一般的眼神已經落在了自己身上。

"入職前的準備你都做好了?這就是你的表現?"蕭銘楊瞇起眼睛,冷冷地問道。

林雨晴抿唇不語。

"滾出去,明天不用來了。"蕭銘楊再一次道。

林雨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蕭銘楊心里一頓心煩氣躁,抬手就扯了扯自己的領帶,冷聲道:"滾!"

林雨晴抿唇,然后繞過辦公桌,直接走到他面前,端起那杯他已經喝過一口的咖啡,仰頭一飲而盡。

因為剛泡起來,所以咖啡很燙,燙得她有些受不了,但她還是一點猶豫都沒有,喝了下去。

看著她的動作,蕭銘楊的眉頭皺得更緊。

林雨晴喝完以后將杯子放置在桌上,看他的模樣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便說:"總裁,你別急著叫我滾,我有話要說。"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第一,在我任職之前,這個秘書的位置聽說空了很多年,由此可見你的暴躁脾氣沒有人能忍受得了你。"

他的暴躁脾氣沒有人能忍受得了?蕭銘楊挑了挑眉,這個女人她知不知道,A城有多少的女人都爭著這個位置。

"第二,既然沒有秘書,那就代表你的生活習慣,包括你喝咖啡加糖不加糖,沒有人確切地知道,自然也就沒有人與我交接這項工作。"

反正她也要走了,就駁回一番尊嚴吧。

"第三,咖啡是一種用來調節精神的東西,并不在于它加了糖或者不加糖就失去了它的作用,況且我加的量也不多,堂堂一個集團的總裁,就因為一杯小小的咖啡這樣暴怒地要炒掉我這個剛上任的秘書,你覺得,這樣合理么?"

合理么?蕭銘楊真的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老實敦厚的女人嘴巴竟然這么刻薄刁鉆,居然還同他講起大道理來了。

不過,正因這樣,他的興趣才被挑起,他倒想看看,她接下來想說什么。

"不合理?那你認為怎么樣才合理?"

聽言,林雨晴微微一愣,以他剛才那暴怒的性子不應該是聽她說完之后更加生氣地叫她滾了么?居然還來問她怎么樣才合理?

工作不易,且行且珍惜呀!她家里還有兩個兒子要養,而且這里的薪水,夠那兩個小家伙每個月吃香喝辣的了。

"我覺得,總裁應該再給我一個機會,您想,如果你今天把我辭退了,明天再來一個,她還是不知道你的習慣,萬一把你的咖啡泡得更甜,你一怒之下又將她辭退。秘書就這樣來了又走,走了又來,你永遠都會生氣。"

她說得頭頭是道,聲音雀躍起來。

蕭銘楊瞇起眼睛打量著這個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聽聲音,會以為只是一個20出頭的女人,可是她這身打扮偏偏卻像三十多歲的女人,但是她那張喋喋不休的紅唇,倒是紅潤得很誘人。

"照你這么說,我不應該辭退你?"

"我希望,總裁再給我一次機會。"

叩叩——

正巧的是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進來。"蕭銘楊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輕敲,薄唇輕抿著,臉上淡淡的不溫不火。

進來的人是徐知凡,他拿著一份資料走進來,看到這一幕和地上的咖啡殘跡的時候只是一頓,眼神從蘇遇暖和蕭銘楊的身上掃過,便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銘楊,發生什么事了?"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蕭銘楊是不想回答,而林雨晴是不敢妄自回答,她現在已經引起了總裁的不滿了,如果這個時候還隨便亂說話的話,那……

蕭銘楊掃了林雨晴一眼,然后冷聲道:"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你現在馬上去重新泡兩杯咖啡進來。"

"好,那我馬上就去。"

林雨晴點頭,松了一口氣,然后出了辦公室。

等她走后,徐知凡才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怎么?蕭銘楊,你又欺負人家新來的秘書?"

聽言,蕭銘楊白他一眼,冷聲道:"你有什么事?"

"哦?"徐知凡將手中的資料丟給他,"拿份資料上來而已,我告訴你啊,這個秘書你要是不滿意的話那你以后大可不必再找秘書了。"

蕭銘楊挑了挑眉,詢問地看著他,徐知凡雖然看起來溫文爾雅,但是想讓他開口夸獎一個人,那可是極為少見的。

"她可是人事部的于薇介紹進來的。"

聽言,蕭銘楊想起昨天于薇跟她說的那一番話,便點頭道:"我知道,那又有什么奇怪的?"

徐知凡詫異地瞪大眼睛:"難道你不知道,她曾經在唐亦偉的手下做過三年秘書么?"

未完待續…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連載到這里,后續全文可以點擊左下角的"閱讀原文"先睹為快!或者識別下方二維碼

原網頁已經由ZAKER轉碼以便在移動設備上查看

廣告06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微信
超级大乐透